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焦点新闻

湖北全域退出煤炭行业

来源:    时间:2017-07-13

2016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重点抓好钢铁、煤炭等困难行业去产能,包括“严格控制新增产能、坚决淘汰落后产能、有序退出过剩产能”。

和兴钢厂的关停,正属于“退出过剩产能”的部分。

实际上,退出过剩产能并非新鲜事。

从2012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加强对各个产能过剩行业发展趋势的预测,制定有针对性的调整和化解方案”后,这一问题年年都有所提及。

但在2016年,这一举措升级为更为严格的“硬性任务”。彼时,钢铁行业与产能利用率同样较低的煤炭行业被列入其中。

各省需要按自有钢铁、煤炭产能乘以13.3%的比例,制定3年内“去产能”基数。最终去产能的数量,要大于或等于该基数。

其中,武汉钢铁(集团)公司(以下简称“武钢”)这类央企的退出任务,由国务院国资委负责,各省级政府负责压减本省内的过剩产能。

彼时,湖北省发改委通过组织有关部门和钢铁、煤炭行业专家,对全省钢铁煤炭企业逐一实地调研,全面掌握核实了钢铁煤炭企业的产能和基本情况。

大规模去产能前,湖北省共有钢铁冶炼企业25家,职工约7万人,炼钢产能3950万吨。抛开武钢等3家在鄂央企的产能,其他22家民企产能仅1640万吨。当年湖北省煤矿生产能力为2256万吨/年。

按照国家要求,2016年8月,湖北省提出用3年时间压减粗钢产能299万吨(不包括武钢在鄂企业压减产能)、压减煤炭产能800万吨。

为将国家下达任务落实到人,湖北省、市、县三级政府组织签订化解过剩产能目标责任书,还实行差别电价政策,通过市场化手段迫使过剩产能退出。

去产能的目的不是单纯的关与停,而是要推动企业实现转型升级。只要企业有转型投资意愿,湖北各地政府会按招商引资政策给予支持。

孝感金达公司准备转型生产模具钢,孝南区经信局便主动联系孝感模具城,帮助金达公司找销路;大冶市新冶特钢淘汰落后设备后,市政府承诺,拿出资金支持企业在生产工艺、产品深加工上进行改进,使其保住生产能力和市场。

“黑色”谢幕后,“绿色”才能崛起。2016年9月,因矿而兴的老工业基地黄石市宣布,全市16家煤矿全部关闭退出,在湖北率先实现全域无煤炭生产企业目标。当月举行的首届湖北黄石园博会,吸引了60多万名中外游客。

数据显示,2016年湖北全年压减钢铁产能338万吨、煤炭产能1011万吨。三年任务,湖北仅用一年便超额完成。

落后产能应退尽退

“去产能”不仅包括“去除过剩产能”,还有严格控制新增产能、淘汰落后产能。湖北在这方面也建树颇多。

“淘汰落后产能其实很多年前就开始了,近年才被纳入‘去产能’所涵盖的范围之中。”湖北省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向《支点》记者说。

淘汰落后产能,主要参考文件为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其中将产业类型分为鼓励类、限制类、淘汰类,后两种均为落后产能。

所谓落后产能,是指根据国家产业政策应予淘汰和严厉禁止的产能,如“低于规定标准的装备如400立方米以下高炉和30吨以下炼钢设备”。

这类产能,往往以高耗能、高污染、高排放等手段运营。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甚至指出,落后产能比过剩产能危害更大。

煤炭领域,在“十二五”时期,湖北便参照国家安全监管总局规定的13类落后煤矿标准实行淘汰,目前小煤矿数量由“十二五”初期的400多处减少至162处。

在钢铁领域,以废钢铁为原料,经感应炉等熔化,不能有效地进行成分和质量控制生产的“地条钢”,也是典型的落后产能。

“地条钢”因工艺简陋且产能未经核准、备案,不存在一些制度和交易成本等,其生产成本比正规钢材少30%以上。因此,即使是钢价平淡的年份,其赢利依然可观。

2016年,湖北省发改委联合省经信委、省质监局对全省涉钢企业先后进行了两次拉网式检查和一次交叉互查,查处“地条钢”企业15家,涉及产能约180万吨。

此外,湖北还将7家企业416万吨炼钢落后产能、1家企业60万吨炼铁落后产能,列入2016年钢铁行业淘汰落后产能专项行动中。

“目前,这8家企业落后产能装备全部拆除完毕,钢铁行业落后装备产能已全部实现应退尽退。”上述发改委人士说。

截至2016年9月底,湖北省钢铁行业已淘汰落后产能476万吨。

在新增产能方面,湖北省的原则是,3年内停止审批新建煤矿、新增产能技术改造和产能核增项目,钢铁行业不以任何名义、方式备案新增产能项目,新建项目必须按国家要求严格实行产能置换。

经各地自查、排查,湖北省一个县级直管市,将2014年1月在市发改委备案的不锈钢连铸连轧、高速线材项目停止建设。

另一方面,对确有必要建设的结构调整项目,都严格执行产能等量置换或减量置换,将产能置换方案作为项目建设必备的前置条件。

2016年,国家开展钢铁在建违规项目清理时,湖北对6个在建钢铁项目的产能置换方案的手续办理及实际建设情况进行了核查。

其中,湖北金盛兰集团产能置换异地技术改造300万吨优特钢工程项目,已办理置换方案公示公告、备案、环评批复等手续,其余5个项目已停止建设。

硬骨头还有很多

尽管成绩斐然,但在去产能板块,湖北要啃的硬骨头还有很多。

在今年1月初召开的中钢协2017年理事会议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林念修表示,在今年6月30日前全面取缔“地条钢”。

实际上,早在1999年,“地条钢”一词就出现在国家经贸委发布的《淘汰落后生产能力、工艺和产品的目录(第二批)》中,“生产地条钢或开口锭的工频炉”出现在“落后生产工艺装备”的名单中,其淘汰期限为2000年。

此后,国家部门每隔2-3年便会发布相关文件,但“地条钢”却一直难以铲除,且以非法身份游走在监管灰色地带,并在钢材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

“这次湖北要在前期打击取缔、查处15家地条钢企业基础上,继续彻底取缔各类地条钢企业,决不让一个‘害群之马’存在。”上述发改委人士如是说。

此外,今年湖北省《政府工作报告》在化解产能过剩方面主动加码,提出两年内省内煤炭生产企业将全部关闭,全域退出煤炭生产行业。

自产煤全部退出,会不会影响全省能源供给?

湖北省能源局煤炭管理处提供的资料显示,湖北单体煤矿平均采煤规模较小,开采成本是优质煤矿的数倍。“因此,用不用本地煤,对湖北能源供给的影响都不大。”湖北省发改委煤电保障处处长黄志敏如是说。

放眼全省,蒙华铁路、特高压等重点工程建设如火如荼。清洁的煤电资源将为湖北输入新动能。

不过,未来两年,湖北除了在省内煤矿数量上“做减法”,还要在挖掘新能源领域“做加法”,扩大清洁能源消费比重。

光谷之东,武汉未来科技城新能源大楼如马蹄莲绽放。这座全国最大的绿色仿生建筑,昭示着智慧能源的未来。

2016年7月,国家发改委发布《推进多能互补示范工程建设实施意见》,未来科技城多能互补项目,于当年12月成为全国首批17个示范建设项目之一。

武汉新能源研究院是该工程申报牵头单位。该院常务副院长周铭表示,该工程计划2018年底全部建成,以“马蹄莲”为核心,配套包括天然气能源站、光伏建筑一体化、地面光伏及储能电站、光储一体化公交车充电站等工程。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时璟丽认为,湖北水电资源丰富,淘汰自产煤的发电量,完全可通过发展风电、光伏等新能源或外省购电补齐缺口。

不过,湖北省能源局相关负责人对《支点》记者表示,全域退出煤炭行业的难点在于,部分偏远山区电气化水平不高,煤仍是冬季取暖、生火做饭的主要燃料。

“如果当地小煤矿全部关闭,生活用煤从何而来?外调的煤运进山,会不会‘豆腐盘成肉价钱’?这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上述人士如是说。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版权条款 | 产品与服务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08 中国煤炭工业网 京ICP备13037838号
主办单位: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通信信息中心 煤炭工业通信信息中心
联系电话:010-64464832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